梁暖暖穿着嶄新的迷彩服,父親梁冰為何眼裏盈滿淚水?

來源: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作者:滕 健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10-16 15:26

暖暖的笑

■滕 健

梁暖暖愛笑,一笑起來就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很温暖。每次看見她笑,我們準會跟着笑。

梁暖暖説,她爸爸叫梁冰。之所以給她取名叫暖暖,是希望她時時刻刻都被温暖包裹着。

梁冰在西藏當過汽車兵。但梁暖暖説,打記事起,她就沒見過樑冰開車。梁暖暖倒是喜歡車,從小的夢想就是開着車走遍祖國的大江南北。她也期盼着,梁冰在某一天帶她踏上旅程,白天開車兜風,晚上仰望星空。

對於梁暖暖,梁冰極其寵愛。梁暖暖喜歡車,家裏就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汽車玩具。梁暖暖半夜想吃炸臭豆腐,梁冰會穿過幾條街道去給她買,儘管他受不了那個味道。當然,他還得陪着她一起吃,因為梁暖暖説,臭豆腐一起吃才香。

儘管妻子多次勸梁冰,別寵壞了女兒。可梁冰説,天下哪有不寵女兒的爸爸呀,女兒就是他的寶貝。

梁暖暖從讀小學三年級起,梁冰會早早地把她叫醒,帶她去跑步,教她打軍體拳。他告訴梁暖暖,在部隊,這叫出操。

起初,梁暖暖不喜歡出操,梁冰就給她講部隊的故事。透過那些故事,她彷彿看到年輕時候的梁冰、和他一起開車的戰友,以及那些整齊有力地喊着“格鬥準備”打軍體拳的人。

19歲的梁暖暖,喜歡奔跑在長長的柏油路上,喜歡大汗淋漓地跑到梁冰面前,聽他喊出那句“格鬥準備”。

那個夏天,當梁冰拿着電視遙控器一遍一遍地回放徵兵宣傳片《逐夢青春》時,梁暖暖覺得,梁冰一定希望她去當兵。可當她把當兵的想法告訴梁冰時,等到的是一陣沉默。

梁暖暖不解。梁冰給她講軍營故事、帶她練習軍體操,不就是希望她有一天能像他一樣當兵嗎?他一遍一遍地重複播放徵兵宣傳片,不是給她看的嗎?

得知梁冰的態度後,梁暖暖説話少了,飯吃得也少了,後來乾脆把自己往房間裏一鎖……

天下沒有能拗過孩子的父母。梁冰妥協了。

送別的站台上,當梁暖暖穿着嶄新的迷彩服,佩戴大紅花,衝梁冰喊出“格鬥準備”的時候,梁冰的眼裏盈滿淚水。他緊緊地抱着梁暖暖,一句話也説不出來。

一轉眼,梁暖暖入伍來到西藏快3個月了,漸漸適應了高原的環境和部隊的生活。一有時間,她就給梁冰打電話,分享軍營的日常、自己的進步。

梁暖暖離家後,梁冰常常一個人去買臭豆腐,但他總忍不住邊吃邊吐槽這不是從前那個味道。妻子打趣道,他這是想梁暖暖了。

一個週末,梁暖暖打來電話,興奮地告訴梁冰,自己要去參加汽車兵選拔。梁冰聽完後,嘴裏那塊炸臭豆腐,差點沒掉出來。

“女兵也能開車嗎?不是説要分去當通信兵的嗎?要不別去了……”

梁暖暖不知從何答起。她着急地説:“我本來就會開車,發揮專長有什麼不對嗎?要是怕危險我還來當什麼兵?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一口氣將自己的不滿發泄完後,梁暖暖掛掉了電話。

當通過層層選拔的梁暖暖再次打來電話,歡欣鼓舞地説自己當上了汽車兵,梁冰沒有再説什麼,只是反覆叮囑,一定要注意安全。

訓練和學習幾乎佔據了梁暖暖所有的時間。即將執行運輸任務,需要掌握的內容還有很多,她很努力,也很認真。

收到梁冰寄來的包裹時,梁暖暖有點內疚。好久沒有和家裏通電話了,梁冰一定想她了。

包裹裏,裝着幾頁信紙,還有一枚被精心收藏的軍功章。

帶着疑問,梁暖暖迫不及待地打開了信。原來,這枚軍功章是一名中尉排長的。他和梁冰是同鄉,兩人一起入伍,一起當上汽車兵。後來,梁冰是他的班長,再後來,他成了梁冰的隊長。他們一起執行過很多次運輸任務。

讓梁冰刻骨銘心的是一次極不尋常的運輸任務。那一次,梁冰所在車隊要走的路線途經數座海拔超過4000米的險峯,沿途還有多處塌方區、巖堆區。

考慮到任務危急,上級特意加派兩名軍醫隨隊出發。隊長的妻子也是軍醫,她主動申請參加任務。

那一次,當車隊行駛到一處崖壁沿線時,大塊大塊的亂石飛落而下……

5天后的深夜,任務終於完成。車隊運送的物資一樣不少,隊長和他的妻子卻再也沒回來。

後來,梁冰替隊長夫婦領回這枚軍功章。

梁冰在信裏説,希望這枚軍功章帶給梁暖暖力量,保佑她以後執行任務平平安安。

看到這裏,淚水不知不覺地溢滿梁暖暖的眼眶。

信紙的最後一頁,粘着一張全家福。梁暖暖一眼就認出中間被抱着的那個孩子,是她自己。

她的左邊,不是她的爸爸梁冰,右邊也不是她的媽媽……

那天,聽梁暖暖講完這個故事後,我們都有些沉重,可她依舊笑着,很温暖。

我相信,她一定是回憶起從小到大爸爸和媽媽給予她的温暖。有一天,她會和爸爸梁冰坐在車頂上,一起仰望漫天繁星。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