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露萍:用熱血染紅七月的石榴花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葉青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10-13 09:26
資料圖

“前程是天上的雲霞!人生是海里的浪花!卿!莫愁徊,趁這黃金的時代,努力着你的前途,發出你燦爛的光華!”這是戰鬥在敵人心臟的黨的英雄女兒張露萍16歲時寫的一首短詩。

張露萍,幼名餘家英,學名餘碩卿,延安時期改名餘慧琳、黎琳。張露萍是葉劍英為她在中共南方局軍事組從事黨的地下祕密工作時取的化名。她出生於1921年5月,四川崇慶縣人。1938年參加中國共產黨,1939年11月由黨派到重慶從事地下工作,是活躍在國民黨軍統局電訊總枱的中共特支書記。她帶領黨支部成員源源不斷為中共中央和南方局傳遞情報。1940年被捕,在獄中受盡酷刑並與敵人進行了英勇鬥爭。1945年7月14日,正值花樣年華的張露萍殉難於貴州息烽快活嶺。

國統區的革命青年

張露萍父親餘澤安是一位私塾先生,他富有民族意識,常以岳飛、文天祥、戚繼光事蹟教育女兒,希望她們長大後做有民族氣節的人。1935年秋,張露萍由縣立女中轉到成都建國中學。在校期間,她深受具有進步思想的同學車崇英影響,並和車崇英與進步同學周玉斌、楊夢萍結為“四姐妹”。其間,車崇英的父親、中共川西特委軍委委員車耀先經常向他們介紹國內外形勢,講述八路軍英勇抗日的故事,以及革命聖地延安的嶄新氣象,鼓勵她們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張露萍受到教育引導,思想境界不斷昇華提高。

1937年7月,盧溝橋的槍聲標誌着全民族抗戰的開始。在車耀先影響下,張露萍參加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承擔了宣傳、組織和交通工作。她參加了“星芒社”等救亡團體,在成都的工廠、學校、街頭到處都有這個活潑、豪爽女學生的身影。張露萍不分白天黑夜地為抗日疾呼、為救亡奔走,時而辦牆報、刷標語,時而指揮演唱、參加演出抗日話劇……如火如荼抗日活動的洗禮與錘鍊,使張露萍篤定獻身民族解放事業的信念,產生了奔赴延安的強烈願望。她曾在一張照片的背面寫道:“她有健全的身體,有高尚的理想!更有清白的身心,堅決的鬥志!挺着胸膛,去應付未來的難關,壓平路上的崎嶇,碾碎前面的(艱)難,衝破人間的黑暗。

革命聖地的“幹一場”

1938年2月,在成都後援會和車耀先的安排下,張露萍和十多個熱血青年闖過國民黨軍警關卡的重重阻撓,來到渴望已久的延安。她改名黎琳,被分配到陝北公學集訓,主要學習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和哲學等課程。三個月培訓結束後,她又參加抗日軍政大學學習。張露萍活潑開朗,待人熱情,努力工作,被選為小組長。每逢學校集會或上大課時,張露萍身着紅毛衣,落落大方地指揮大家引吭高歌,瀟灑潑辣的神態,給人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尤其喜歡指揮《拿起刀槍幹一場》,唱了一遍又一遍,歌聲整齊有力,時間長了,同學們都親切地稱她“幹一場”。

張露萍在組織的關懷和培育下迅速成長,她寫信告訴往日同學:在學習中我懂得了勞動的意義,懂得了人為什麼活着。我非常愉快,我信心滿懷。生活上艱苦一點,但艱苦能磨練人的意志。在另一封信中説:延安是革命的大熔爐。在“抗大”,毛主席給我們上課。我們每天都學習,大殿,是我們的課堂;膝蓋,是我們的寫字枱;吃的小米加窩窩頭,頂好吃。張露萍在家書中附有在延安拍攝的照片,其中一張身着灰布軍裝,頭戴紅五星八角帽,腰扎皮帶,腳穿草鞋,顯露出八路軍女戰士的颯爽英姿。在照片後面,她寫道:“親愛的伯伯媽媽……你們等待着她凱旋歸來時,已經壯大多了!你們的女兒。”

1938年10月26日,17歲的張露萍成為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她從抗大畢業後,轉中央軍委通訊學校學習無線電技術,之後調往中央組織部幹部訓練班,學習國內外政治形勢、國統區鬥爭策略及工作方法等,不久被分配到延安文聯做祕書工作。這期間,她同馬列學院政治經濟學研究室的陳寶琦(即李清,新中國成立後曾任國家交通部部長)建立了感情並結為革命伴侶。1939年秋,為了黨和革命的需要,張露萍毅然接受派遣,告別了近兩年的延安生活,告別了新婚不久的愛人,從成都赴重慶從事祕密工作,踏上了人生新的征程。

插入敵人心臟的一把利劍

1938年武漢失守以後,整個抗戰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由於日本對國民黨政府的政治誘降,國民黨的政策轉變為“消極抗日、積極反共”,並製造一系列反共“摩擦”事件。為了自衞,毛澤東提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反磨擦鬥爭策略。為了貫徹中央的方針,適應當時的政治形勢,亟待加強情報工作。1939年11月,張露萍由成都到重慶,受南方局軍事組和葉劍英領導,具體聯繫人為曾希聖和雷英夫。起初,組織上想通過她和川軍師長餘安民(張露萍姐夫)的親戚關係做川軍的統戰工作。後來,由於南方局在國民黨軍統局電訊處已經發展了張蔚林、馮傳慶等幾名祕密黨員,急需在他們與周公館之間建立一個祕密聯絡點,張露萍因剛到重慶,國民黨特務不認識她,成為最佳人選。為此,葉劍英等決定她與張蔚林以兄妹相稱,併為她化名“張露萍”,以軍統職員“家屬”的身份,擔任地下特支書記,深入虎穴,開展祕密鬥爭。

南方局交給張露萍三項任務:一是領導已經打入軍統機關內部的張蔚林等人;二是與南方局聯繫,轉遞情報;三是相機在軍統內部發展黨員。為了便於工作,張蔚林按照組織指示從軍統宿舍搬出,以“兄妹”的名義和張露萍一起住在牛角沱兩間平房。張露萍和張蔚林、馮傳慶密切合作,努力團結周圍的進步青年,在軍統局內部逐漸發展趙力耕、楊洸、陳國柱、王錫珍為中共祕密黨員,成立了中共地下黨特別支部。他們在書記張露萍領導下,團結默契,並肩戰鬥。張蔚林負責監聽內務無線電台的信號,破譯重要機密。馮傳慶、趙力耕等人掌握着總枱的收發報業務。

從1939年秋至1940年春,通過張露萍之手,軍統電訊總枱的人員名單、電台呼號、波長、密碼、通訊網分佈情況和各種行動計劃等絕密情報,被源源不斷地送到南方局或直接發往延安。黨中央、南方局根據他們及時提供的準確情報,安全地轉移重慶地下黨機關和已經暴露的工作人員。張露萍的情報,更為我黨捕獲妄圖潛入延安的國民黨特務小組作出了貢獻。1940年,戴笠擬派遣一個潛伏小組混入陝甘寧邊區並給胡宗南發送了絕密電報。張露萍、張蔚林、馮傳慶三人連夜破譯,將電報譯出:“弟不日將親自派遣一精幹小組,攜小型電台等器材,化裝混入陝北共區,長期潛伏於膚施。望兄能設法掩護並鼎力相助。”張露萍迅速把這一絕密情報送至南方局,報告了黨中央。這樣,戴笠派遣的三人潛伏小組剛跨入邊區地界即被抓獲。一連串的“泄密”事件,讓蔣介石極為震怒,斥令戴笠查清懲處。戴笠哀嘆:“這是我同共產黨鬥爭中最慘重的一次失敗!”軍統內部機關特別是機要、電訊部門遂加強了特務督察。在張露萍的反覆叮囑下,大家小心謹慎,中共黨支部宛如插進軍統特務心臟的一把利劍,仍舊發揮着作用。

獄中艱苦卓絕的鬥爭

1940年春節,經組織批准,在張露萍利用工作間隙回蓉探望重病的母親之際,一件意外之事讓軍統電台這個寶貴的地下黨組織遭到毀滅性打擊。張蔚林因為不慎將一部收報機的真空管燒壞,被送到稽查處看守所禁閉,特務藉機搜查了牛角沱“張氏兄妹”住所,發現了軍統人員名冊、各地電台公佈呼號和張露萍寫的暗語。軍統局隨即派人包圍電訊總枱,先後逮捕張蔚林、趙力耕、楊洸、陳國柱、王錫珍。並以張蔚林名義給張露萍發了一封電報,稱“兄病重,望妹速返渝”。張露萍接到電報後匆匆趕回重慶,被早已等候在汽車站的特務逮捕。馮傳慶從電台逃出跑到周公館,報告了黨支部被破壞的情況,葉劍英親自安排他去延安,途中不幸被特務抓獲。這就是當時震驚國民黨心臟的“軍統電台案”。

“軍統電台案”發生後,蔣介石受到極大的驚嚇,大罵戴笠無能。戴笠惱怒萬分,判定張露萍是中共聯絡員,親自刑訊。戴笠先是花言巧語,妄圖軟化,繼而用鋼鞭、烙鐵燙、老虎凳、電椅等百般酷刑,張露萍始終沒有屈服。

軍統特務軟硬兼施,最後使出一條放長線釣大魚的毒計,假釋張露萍,暗中安排便衣特務跟着她從周公館門前經過,窺測她的動靜。機智的張露萍識破陰謀,從曾家巖50號周公館門前經過時,從容不迫,神態自若,從而迷惑了敵人,保護了自己同志的安全。特務們一無所獲,重新逮捕了她。一個月後,張露萍和6位年輕的共產黨員被籤判死刑緩期執行,囚禁於歌樂山白公館。次年3月,張露萍和他的戰友又被遠押到國民黨軍統的貴州息烽集中營。

在息烽監獄,張露萍的監號為“253”,與徐林俠(中共黨員)、宋振中(楊虎城將軍的祕書、中共祕密黨員宋綺雲、徐林俠夫婦的幼子,即小説《紅巖》中的“小蘿蔔頭”)、黃彤光等難友關在一室。開始一段時間,張露萍腳戴重鐐,行動困難。加之在重慶深受酷刑,遍體鱗傷,面容憔悴。但她神情堅毅,性格剛強,始終保持着共產黨員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黃彤光後來回憶説,我是1943年認識張露萍的。她中等身材,精力充沛,性格活潑,看她那樣子真不像坐牢的人。我當時身患重病,愁容滿面,步履艱難,對生活失去信心。她安慰説:“你不要那麼傷感,喪失信心,咱們都年輕,總有一天要出去的。他們這幫傢伙早晚要垮台,你應當振作起來。”

息烽集中營主任、國民黨少將周養浩以個別談話為名,對張露萍勸降利誘,進而動手動腳企圖侮辱她。盛怒之下,剛烈的張露萍揮手給周養浩兩記耳光。這事傳遍了集中營。張露萍威武不屈的凜然正氣,教育鼓勵了難友。張露萍還託難友帶暗語條給張蔚林等同志,鼓勵大家堅持鬥爭。她在日記中寫道:“壓力鉗不住正義的舌,淫威封不住自由人的口,當不平的怒火燃燒時,索性大吼!”

在獄中,張露萍關心戰友和下一代。她得知趙力耕由於受盡折磨,上肢出現癱瘓後,變賣自己的一枚金戒指,託人買來醫藥和營養品。她特別疼愛幼小的宋振中,教識字,講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故事。張露萍還將在獄參加勞動所得的一點“補給金”,買了一隻肥雞養着。難友勸她用來滋補身體,她卻一直留着生蛋給“小蘿蔔頭”和一個剛在獄中出生不久的“獄中之花”孫達孟(孫壺東、徐寶芝夫婦的女兒)。日子久了,孩子們和她的感情也日益深厚,1945年7月,張露萍就義前離開牢房,“小蘿蔔頭”緊緊地抱住她放聲大哭。張露萍犧牲後,他幾天不吃不睡。

張露萍等人在獄中同軍統特務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鬥爭。他們利用周養浩推行所謂的“獄政改革”機會,在獄中《復活月刊》《養正週報》上撰寫詩文,巧妙地宣傳黨的主張,抒發共產黨人的高尚情操。張露萍不斷以“曉露”為筆名在刊物上發表詩文。她在《七月裏的石榴花》寫道:七月裏山城的石榴花,依舊燦爛地紅滿枝頭。它像戰士的鮮血,又似少女的朱脣……石榴花開的季節,先烈們曾灑出了他們滿腔的熱血。無數鮮紅的血啊,匯成了一條巨大的河流!……我們要準備着更大的犧牲,去爭取前途的光明!在特定的節日裏,集中營組織“修養人”舉行文藝演出,以顯示其“獄政革新”新氣象。張露萍在歌頌反法西斯女英雄話劇《女諜》、曹禺名劇《日出》演出中,均擔任主角。尤其她在《日出》一劇中強烈地控訴了反動統治階級所造成的社會罪惡,喚起了人們對新的社會制度的嚮往,連息烽集中營軍統人員都誇獎共產黨裏頭大有人才。

悲壯的最後時刻

1945年,戴笠到息烽查監回渝後,即令周養浩密殺張露萍等人。7月14日,天剛亮,監獄女看守打開牢房,喊道:“‘253’,你釋放了,穿上最好的衣服,去重慶開釋。”敏感的張露萍已從看守的面色中知道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就要到了。她鎮靜地、緩慢地精心梳頭。梳了又梳,一直梳到她認為最滿意的髮型。“徐大姐,好看嗎?張露萍低聲地問“小蘿蔔頭”的母親徐林俠。徐林俠默默地為張露萍梳頭,眼圈紅了,強忍悲咽。張露萍低聲地問:“徐大姐,我們活得亮亮,死,也要死得堂堂。你説是嗎?”張露萍悲壯地問徐林俠,更好像是説給自己聽。嗚咽堵塞了徐林俠的喉嚨,一串強忍難抑的滾滾淚水,灑落在張露萍的頭髮上。到行李室,張露萍從小皮箱內取出淺咖啡色薄呢連衣裙和紅寶石戒指(1984年5月10日,張露萍七烈士忠骨遷葬,這枚紅寶石戒指是證實張露萍忠骨最為權威的物件),給自己穿戴好。接着,又拿出一支口紅,要難友黃彤光為她化妝。在生命的最後一息,她要在敵人的刑場上,再現她當年在南方局從事祕密工作時的戰鬥英姿。黃彤光接過口紅,手在顫抖。鎮定自若的張露萍安慰她:“彤光姐,你不要難過,我知道我要到什麼地方去,我現在心裏很坦然!”

牢房門打開了,張露萍將自己的一些小東西分送給難友們,並與大家一一握手道別,她俯下身子輕輕地吻了吻“小蘿蔔頭”,鎮定自若地跨出監房,又回過頭來對大家微笑了一下,高跟皮鞋踏出鏗鏘有力的腳步聲。

在刑車上,張露萍與6個戰友們見面了。這是他們被投入息烽集中營4年多後的第一次見面。張露萍突然領頭唱起了《國際歌》,戰友們也跟着放聲高唱。“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這悲壯激越的歌聲,響徹息烽羣山。刑車開到離縣城3公里處,拐彎開往了快活嶺一座軍統被服倉庫的大門前。特務們要張露萍等人下車休息,説要在這裏裝被服去重慶。張露萍和戰友們踏上倉庫門前的石級,她坦然地走在前面,6名戰友整齊地跟在她的後面。突然,罪惡的槍聲響了,張露萍身後的戰友都倒在了血泊中,她只是腿上中了一彈。她轉過身來,巍然屹立在石級上,怒視喪心病狂的特務們:“笨蛋!朝我的胸部開槍吧!”張露萍凜然的一聲怒斥,劊子手驚恐萬狀,從石級上倒退下來。張露萍用盡全身的最後力氣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特務們匆忙中舉槍亂射,張露萍身中6彈,血染紅了張露萍的衣襟,她緊咬辮梢,滿懷仇恨地倒在血泊之中。那一年,她24歲。張露萍以她年輕的生命,實現了她在《七月裏的石榴花》詩中的誓言。

當晚,難友李任夫(原國民黨左派領袖李濟深將軍的祕書)用一塊小牛角片刻下了“253:1945、7、14”一行字,悼念這位年輕的巾幗英雄,銘記着這個悲壯的日子。

烈士英名重放光華

由於我方打入國民黨軍統電台地下工作人員身份隱祕,又改名字,加上國民黨的嚴密封鎖,連周恩來、葉劍英等人都不知道張露萍7人的下落。新中國成立後,由於沒有“軍統電台案”的資料,烈士名單裏找不着他們的英名。

1980年春,當年息烽監獄中共臨時黨支部負責人中唯一倖存者、小説《紅巖》“瘋老頭”華子良的原型韓子棟,獲悉中共中央發佈的關於查清在敵人監獄中遇難者問題的指示後,儘管不瞭解張露萍等人被捕前的具體情況,但對張露萍等人在獄中的表現非常清楚,特意寫了《關於張露萍等七位共產黨員在息烽集中營被敵人殺害的報告》。他寫道:“我作為獄中中共地下支部負責人之一,完全可以為他們7人作證,證明他們確實是我黨忠誠的黨員,是傑出的愛國志士。”這份報告受到中央組織部和全國婦聯的高度重視。葉劍英、雷英夫也提供證明材料。1983年7月10日,雷英夫向葉劍英彙報四川省委組織部複查組對張露萍、馮傳慶等人的複查情況,葉帥聽後很激動,説:“好啊!好啊!我想起來了,張露萍不就是那個‘幹一場’嘛?!”

經過長時間的反覆調研查實,“軍統電台案”真相大白。1983年,張露萍被追認為革命烈士。1983年11月27日,在烈士殉難紀念日,重慶“中美合作所”集中營展覽館的陳列大廳裏增闢了張露萍等烈士的鬥爭事蹟,英名錄上增加了張露萍等烈士的名字。1984年10月,中共息烽縣委、息烽縣人民政府將張露萍等同志的忠骨從犧牲地遷葬到快活嶺新建陵墓,立碑以志。1985年底,中共崇慶縣委、崇慶縣人民政府在縣城罨畫池畔,為張露萍建造一座高7.2米的漢白玉雕像,並立碑介紹其生平。

韓子棟為張露萍墓題寫了碑文:“少年赴陝,獻身革命。受命返渝,虎穴棲身。智鬥頑敵,戴笠震驚。獄中再戰,威懾敵營。一代英烈,肝膽照人。立石為證,長志艱辛。”這是對張露萍短暫一生最恰當的記述。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