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跨越了遠海,他們的愛在遠航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維責任編輯:趙鐳餉
2020-10-14 15:47

戰艦正劈波斬浪駛向遠方。

當他們佇立在晚風中,對愛人的思念也披上了星河的外衣。遠航的戰士,明月懂你,大海懂你,遠方的愛人更懂你。

本期,我們選3篇“遠航愛情故事”,與讀者分享。

——編 者

日子挺平淡,但餘味綿長

南海深處,朦朧月色中,戰艦犁出一道道鋪滿星光的銀色航跡。

呼和浩特艦副艦長王爍偶然間抬頭,才發覺月兒的缺口已經被填滿。

夜,更深了。王爍喝下一大口濃茶提神。他不喜歡喝綠茶,“太嬌嫩,水温得保持在80攝氏度,費時勞神。”他最愛喝高焙火的巖茶,“入口特苦,但喉頭長久沁甜,像極了我和她的愛情。”

千里之外,廣東湛江。橘黃色的枱燈下,王爍口中的她——妻子周霏,正陪着剛上幼兒園的女兒做手工。

今年,王爍在海上的時間接近200天。哪怕回家後的那幾天,因隨時要準備1小時緊急出航,他和家人的活動範圍也沒有超過10公里。

説起婚後的蜜月之行,王爍沉默了,“那是一場跨越28個緯度的異地蜜月。”

領證第3天,王爍北上俄羅斯,參加中俄“海上聯合-2015”任務。沒過幾天,妻子周霏作為海軍某試驗訓練區工程師,南下三亞,參加水下試驗。

説來也巧,王爍原是反潛專業幹部,而周霏研究的是如何讓潛艇藏得更深、打得更快。

這對天然的“冤家”在家時,免不了進行“學術爭論”。

“我是戰術實踐派,她是理論技術流。有時候,我們原本在説孩子的事,聊着聊着就變成專業辯論了。”王爍笑着説。

去年,周霏因為特殊原因被臨時安排隨呼和浩特艦出海。她和王爍各自鉚在崗位上工作,直到第二天,兩人才見面。

“雖然一起出海一個多月,但我們打照面的機會很少。”王爍回憶道。

任務中途,戰艦停靠某島礁補給的時候,大家通常會到碼頭上沾沾地氣。王爍和周霏選擇一起去跑5公里,這原本是他們回家後另一種獨處的方式。不巧的是,那次天公不作美,一場大雨又把兩人趕回了艦上。儘管如此,那依然是一路上兩人最浪漫的時光。

王爍説,他不懂浪漫。但他的身上,卻充盈着周霏的“浪漫”。他休息時穿的鞋,是周霏對比多家網店後,選的最透氣又能“一腳蹬”的海洋迷彩鞋。他櫃子裏的防曬霜和蘆薈膠,是周霏看到他舷外作業一整天后,手臂被太陽曬得通紅,跑到藥店專門給他買的。在不大的洗漱台上,還有周霏選的牙線、剃鬚刀、潔面儀……

“我們的日子,其實還是挺平淡的。但,餘味綿長。”説完,王爍又端起了剛泡好的巖茶。

想帶她去南沙

起航了,艦艇猶如愈飛愈遠的風箏,可它對母港的眷戀,一直都在。

不管出海還是出差,呼和浩特艦的雷達技師劉靖都會帶着一個看起來有些陳舊的保温杯。

這個保温杯是5年前他和妻子劉益霞戀愛後,妻子送給他的,也是她送給他的第一件禮物。劉靖格外珍惜,每隔一段時間會擠上牙膏把杯子裏裏外外仔細刷一遍。

2015年盛夏,正在休假的劉靖認識了妻子劉益霞。休假的日子過得很快,可就像他倆在湘江邊上漫步,意外遇上橘子洲頭上演的煙花一樣,短暫卻美妙。

離港後,劉靖看着熟悉的戰艦,感覺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海上的夜晚,自己不再孤單了。”夜裏,他把思念裝進了夢鄉。

與劉靖的保温杯一樣,劉益霞只要出門,就會戴着劉靖送給她的那條項鍊。

4年前,劉益霞生日前,正趕上劉靖出任務,他又一次失聯了。

劉益霞原本以為生日只能和閨蜜一起過了,沒承想,當天中午,劉靖請休假的戰友給劉益霞帶回一捧海螺和一條項鍊。海螺是劉靖航經西沙、南沙時,一個一個挑選的。項鍊的吊墜,是他之前親手設計的。

如今,項鍊的鏈子顏色已有些暗淡,吊墜上的碎鑽色彩也有些發黃,但她始終戴着它,“在我心裏,這是他送給我的定情信物”。

見面不過10天,無法經常聯繫;相處不到1年,兩人就去領了結婚證,“認定了彼此,哪管相處的日子長短”。

……

那年深秋,劉益霞懷孕挺着大肚子,坐了一夜火車,趕到劉靖的另一個“家”——軍港旁的一處臨時家屬房。

每天天未亮,劉靖就輕手輕腳地起牀,用紅棗雞蛋羹的香味,慢慢把劉益霞喚醒。

飯後,伴着海風,兩人牽手漫步碼頭。戰艦就在眼前,劉益霞嚮往已久,可劉靖總是擔心甲板突起物太多磕着她、通道太窄碰着她……劉益霞第一次踏上軍艦,是兩年後的事情了。

劉益霞來隊的第7天,劉靖像往常一樣回家做晚飯。

幾個家常菜被炒得或鹹或淡,再看看一直悶頭嚼飯的劉靖,劉益霞心中瞭然。

“是不是又要出海了?”劉益霞打破了沉寂。

劉靖點了點頭。明早起航,他這一去又不知何日是歸期。

一桌子菜,兩個人誰都沒吃幾口。

是夜,他們比夜更安靜。最後,還是劉益霞先開了口,“你放心,我一個人能回家。你,也要注意安全。”

……

“這些年,我的休假成了全家的節日。”劉靖摩挲着手中的保温杯,“我最想帶她去南沙,那是我守衞的地方,也是她牽掛的地方。那個地方真的很美。”

愛和夢想緊密相連

這段日子,向來笑若春風的呼和浩特艦副通信長付曉雨變得非常安靜。

付曉雨的男朋友孟玉棟是運城艦的副反潛長,由於他的任務延期,兩人的訂婚宴又要推遲了。

雖在同一單位,但兩艘戰艦劃出的航跡卻難有交匯。今年,兩人見面只相處了4個小時。

付曉雨從小到大在家人眼裏都非常乖巧、聽話,可在和孟玉棟談戀愛的事情上,她第一次和母親説了“不”。

那時候,當得知付曉雨想要和孟玉棟一起選擇大海、選擇戰艦,付曉雨的母親不想讓女兒遠走、遠嫁,十分反對。然而,在付曉雨的眼中,正因為有孟玉棟,她的愛和夢想才緊密相連,哪怕未來會遇到困難,她也覺得值得。

孟玉棟的愛,是安靜的,一直以來像春風一樣輕拂着付曉雨,為她帶來絲絲温暖。那是一條真摯的“表白短信”,是下雨天的一句“要不要送傘過去”的問候……

水到渠成,他們認定了彼此。就這樣,十里軍港上,又多了一對忽近忽遠的戀人。

“我們最期盼的事情,就是能同時休假。”付曉雨説。

去年國慶,孟玉棟所在的運城艦進廠修理,他特地請了7天假,在火車上站了一路,趕到了付曉雨所在的駐地。

彼時,呼和浩特艦正準備下次遠航,付曉雨離艦也不敢走遠。就這樣,孟玉棟給她當了7天的“外賣小哥”。透明的玻璃瓶裏,放滿了他剝好的開心果、核桃和巴達木。精緻的飯盒中,有他剛學會的手工面和幾個小菜。

一次,聽到付曉雨不經意説過,想吃餃子。那天中午,又是一場暴雨,隔着門崗,孟玉棟將飯盒遞到她的手中。

餃子、香油、青菜,上面還卧了個雞蛋。付曉雨是山東人,看到飯盒裏的餃子,笑着直呼“北方人哪有這樣吃餃子的呀?”可那天,她吃得非常開心,渾然沒察覺自己身上已被大雨淋濕。

月兒愈發圓了,還沒等到運城艦靠碼頭,呼和浩特艦又起航了。凝視着遠方,付曉雨想,此時不知身在何處的他,應該正枕着她親手縫的護頸枕安睡吧。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